难忘的留美岁月

难忘的留美岁月 – 1


乘船抵达旧金山后,在我的好朋友亦曾是民航公司同事吴平家中住了几天﹐他问我美国有四十八个州,(当时的 Hawaii 及 Alaska 是美国的属地)为甚么我偏偏选了一个既贫穷,又落后及最有种族歧视的乔治亚州。他怕我去了后会不适应,要我再加考虑。为此我也曾思考了几天,但想到事已至此,一切都已作了安排,我还能做些甚么呢?只好怀一个就算那地方是地狱,也得亲自去看看这地狱到底是怎可怕的心情上了火车,直向目的地进发。在三日两夜的行程中,心情一日比一日沉重,终于在第三天的中午抵达了这个从前是朝思暮想而近几天却变成是日夜恐惧的雅典城(ATHENS)。火车站周围都是破旧的房屋,残旧的汽车,赤脚的小黑人,几只瘦瘦的狗。心中却实有些不安,但立刻就给「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绪替代了,反而令我更想看看这地方到底有多可怕。随后就顾了部出租车向学校进发,过了几个街口渐渐的看到了古树参天的林荫大道,树后一间间富殖民地色彩两层高的白色大屋,令人感到安静舒适,心也就逐渐放宽了。再过几条街终于到了学校的行政大楼﹐得到一位「海外学生指导」主任 Miss Dolores Artau 的热情接待,很快办完了各项手续,并安排同学送我去宿舍。这间学校创立于 1785 年,是第一间亦是最老的一间州立大学,以当时1952年箄它已有一百六十七年的史,学校甚具规模,有一万多学生,面积很大分南北校舍,有很多座教学楼及宿舍大楼,教学楼有罗马、希腊、歌德及近代式的建筑,很有气派而且美观。

 

校舍外围及较远的地方又有些与学校或学生有关的会所,比如兄弟会、姊妹会及学术、社交等社团,有的高大宏伟,有的小巧精致,都散布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树林密茂,遍地花草,可以说这是一个在公园中的学校。居民们都典雅有礼,有的男士们早上见面时还会轻举帽子说声「咳,好的」,那种古典兼农业社会打招呼的方式。也许是早些时听到对乔治亚州及南方不好的评价的关系吧,到我真的来到了,刚好相反我对乔治亚州反而产生了好感。

 

在三年的求学日子里,我受到礼遇的接待,交了不少好朋友,亦常到同学或朋友家渡周末或假日,住过豪华大宅,亦住过仍使用户外茅厕的乡村屋,感到一切都出乎预料的好,我亦开始爱上了那个地方及那里的人。正如我后来常说的我在乔治亚大学渡过了我一生中最宝贵,最开心,亦是最难忘的三年。我敢大胆说一句我的三年可以等于其他很多留学生的八年甚至于十年,因为我彻彻底底的融入在他们的社会,甚至生活里。这同后来我送小宇及小宙到那就读不无关系吧。


我读商学院的航空管理系由二年级开始。以五十年代的当时来说,这是很冷门的一科,冷门的意思是读的人不多,及没有几间大学有这个学系,乔治亚大学有这个学系得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为了补充战争中损失的飞行员,海军飞行员训练学校曾设在雅典城。随战的结束这间学校后来亦关闭了,留下的教学器材及一部份讲师就由乔治亚大学吸收来开办一个新的航空管理系,为当时新兴的航空事业培训人才,飞行员的训练就由私人在机场设校承办。

 

07 難忘的留美1.jpg

 

美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的 Delta AirLines 总部设在 Atlanta,而世界闻名的 Lockheed 飞机制造厂,除加州外亦在乔治亚州的 Marietta城设有分厂。两大公司都为毕业生提供了不少就职机会。1953年我曾给学校提名取 Delta Airlines 奖学金﹐到最后两名相持不下时,我败在另一同学之手,因为他是美国人可为美国服务,而我是外国人,理论上是要离开美国的。


我插班大学二年级,所读的是商学院的一般科目,比如英语、历史、心理学、数学、计算机、经济、会计、由三年级开始才读本科,有气象、导航、飞行理论、机械、直升机、装载平衡、订位、紧急处理、公关、工人管理、劳资关系等。由于这就是我喜爱的科目,不单是读得轻松,成绩还很好。系主任是德裔美国人名 Nachtrab,很喜欢我,毕业后还为我写了封高评价的推荐信。

 

在考毕业试前一个月学校特别加了一堂有关毕业后找寻工作的课。教授首先说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个大富豪做外父,那甚么问题都解决了。这只不过是开场白,说笑而已。在选择事业方面,他给了些建议:在各种行业以及工业中,有的是在走下坡,比如煤矿,有的是不上也不下的,比如铁路,有的是向上的,比如计算机、精密仪器、航空等。所以我们要选择去从事那些向上的才有前途,我很高兴我选对了我一生从事的——交通、运输。

 

了解到美国是一个很重视宗教及信仰的国家,尤其是在保守的南方,百分之八九十都有各种宗教信仰,到校不久后我就参加了天主教的 Newman Club﹐礼拜晚的聚会不只是能吃上一顿价廉、丰富而可口的晚餐,更给我机会认识很多同学,讨论各种不同问题。除此之外我还参加一个以外国学生为主的Cosmopolitan Club﹐一个以歌唱表演为主的 Men's Glee Club,并被邀请参加一个只有商学院中的高材及杰出学生才能参加的全国性的兄弟会 (Fraternity)Delta Sigma Pi。这些活动对我当时在学的影响及帮助都很大,我将会一一道来。     


美国大学校园里很流行全国性的兄弟会或姊妹会,大致上分两类,一类是以社交为主,那都是有钱的公子哥儿及千金小姐们加入的,另一类以学术为重。差不多每间大学的每个学院都有,而我被邀参加的就是商学院的,准会员必需是该学院品学兼优的同学才会被应邀入会。会名都用两个或三个希腊字代表,我们商学院全国性会名叫Delta Sigma Pi,总部设在俄亥俄州的 Oxford 市,我们学校的分会命名 Pi。以我一个东方学生入校未及一年就被邀请入会,的确感到荣幸及骄傲。

 

入会仪式一年一次,都选周末夜在商学院大楼内进行,由下午七时正,几个准备入会的 Neophyte(新信徒)不许带任何对象,在进入大楼后,就要被黑布缚眼睛,之后就身不由已的任人摆布兼备受折磨了。

 

要站就站,要跪就跪,要罚就罚,问问题就要作答,那怕是很私人的,不答或答得不满意的就得挨打。鞭子的呼呼声,哀痛求饶声,后来才知道是假的,是老会员自己弄来吓我们的。中间有一段庄严的入会仪式,虽然没有像中国黑社会斩鸡头、手滴血、烧香腊、叩响头的那一套,可亦有那种气氛及效果。仪式之后又被作弄到深夜才被问及是否肚饿,想要甚么做宵夜,当你心中在盘算这下可好了,一切都将结束了。但你得到的只不过是打一个生鸡蛋兼倒些糖浆(syrup)及Corn Flake 在你头上而已,这时才知离结束尚早呢,还是再忍耐吧。一直折腾到夜半两点左右才说送我们回去,那知车子走了很久而且越走越颠簸,半个钟左右才停下,之后将我们刚入会的几个带入树林聚在一起不停的唱歌,临走前还吩咐要他们离开后才能解开绑眼布,并说会留了一部车给我们用,我们照办如仪后,才知我们被弃在一个树林内,车子没有留下,不知身在何处,大家又没有手表,不知时间,加上森林中寒气逼人,肚子又饿,真令人感到平时我们所过的日子是多可贵。经大家商量,凭远方空中微弱的灯光估计,那就是Athens 了。我们才慢慢的向那个方向走出了森林,再走一段乡村路才到公路,好不容易等到了一部小型货车将我们载回到市区,那已是零晨三时了,回到宿舍洗了澡,再到唯一尚有食物供应的公共汽车站,随便吃些东西,便回宿舍倒头大睡。整个仪式,除了宣誓外其他都是对个人身心的折磨。目的是要挫一挫会员的锐气,发扬不怕吃,不屈不饶,及团队精神,一次很难得的经验。

 

(转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