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利的事业

顺利的事业 – 1

 

一生中我的事业都很顺利,从1948年我加入当时由美国陈纳德将军创立的民航空运公司到2003年退休为止,除了其中三年到美国留学,以及由美学成回港后的两个月寻找工作期间,这五十五年中,我从未曾失过业。而且从1954年开始工作两年后,就升做一个单位的主管,1960年做制衣厂的部门经理;而在1963年我三十七岁时,已是一问美国公司独当一面的地区经理,在我四十五岁时就拥有了一间自己的公司。就算是在美国读书期间,亦有在学校图书馆兼,而三个暑期都有工做。基本上说我一生都未曾失过业,说是幸运也好,劳碌命亦无不可。

 

(一) Civil Air Transport–民航空运公司 (1949 - 1952)  

我的第一份工作,亦是引领及启发我后来从事了一生的工作。1948年我正在广州读广州大学,国共内战打得很激烈,国民党军节节向长江以南及西南撤退,局势动荡,同学无心向学,有的退学,有的他迁,有的就投入社会工作。刚好那时同我同住在长堤男青年会宿舍名叫吴平的朋友,在民航空运公司任职,经过他的介绍,我于四九年初也进了这间公司,任交通组职员,在白云机场工作,上班到半年,放军就已逼近广州,公司遂决定撤退到香港,由于当时我正热恋后来娶以为妻的任澜,这就令我难以决定是离开还是留下。当然最好是能带同她一起走,但遭她家人拒绝,理由是我们尚未给结婚。这样犹豫了一两天,放军已到了市郊,公司亦作了最后一班机撤退的安排,我得再次决定是走还是留。经同她商量后,我还是先是走较好,等局势稍定后再回广州从长计议。匆忙中把带不走的行李送到她家代为保管,只随身带些简单的东西,召了一部出租汽车直奔机场,刚好赶上最后那班机到了香港。这份工直做到1952年留学美国为止。由于工作的需要我差不多飞遍了尚未解放的半个中国,国外方面北至韩国、日本,南下琉球、台湾、菲律宾、越南、泰国等都经常停留。在飞机上看到的是一片无尽的蓝天,下是美丽的山川或碧绿的大海,令人心胸开朗,视野扩大,这对一个年青人的成长及思维不无帮助。更因为它优厚的待遇,让我有机会在短短的两年内,积储些金钱,可让我后来能安顿留港的妻儿赴美留学。

 

10事業1.jpg

 

(二) Summer Job–暑期工作    

到美国读书期间的三个暑假我都有工做,1952年第一个暑假我到Atlanta找工作,在报上看到一个生产巧克力糖的工厂需要一个体力劳动工人,我就去见工,那老板看到我就哈哈大笑说我那瘦,担当不了那份工作,但并没有立即打发我走,反而留下我同他聊天,可能是同情兼喜欢这个瘦小子吧,在我离开前还交给我一盒包装好的巧克力糖,不是送给我而是要我带去见他一位在州政府负责安排工作的高官,一个他久未见面的好朋友Mr, Mike Harris,经Mr. Harris的介绍,我在Georgia Bookstore做了三个月文员。1953年第二个暑假,我自己就直接去找Mr. Harris,问他可否给我一份薪水较高的工作,结果就安排在Miller Motor Express做Dispatcher。工作地点很近Georgia Tech.,为了解决住宿问题,我就在建筑系选修两科。 1954年则是在一个华侨朱定山开的百货公司T.S.Chu Department Store 做售货员,地点是Georgia 州的Savannah Beach。在那里虽只是短短几个月,我同他及他的家人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以致后来小宇亦能在那里做暑期工。认识这位朱先生倒很富戏剧性。1953年我到Savannah参加完扶轮社的周年大会,准备回学校之时,忽然记起有朋友托我买龙虾,在街上正想找人询问何处可买到时,刚好踫上一个过子矮小,样子像个厨子的东方人,我估计问他不会有错。谁知他亦不知在何处购买,但很热心的把我带到就近的一间大百货公司内的珠宝部,借电话代我查询,当他在用电话时,珠宝部负责人问我可认识他,我说不认识,他说我幸运能认识一个中国百万富翁,原来他在Savannah Beach 有一间百货公司及不少地产。在我们分手前,他告诉我如需暑期工,可随时找他,我问他的通信地址,他说你只要写Savannah Beach T.S.Chu 即可。这大概是俗语所说「出门遇贵人」吧。后来我们竟成了莫逆之交,直到他夫妇去世。在2006年我们一家人重返Georgia旅行时还去Savannah Beach探访他两个女儿Joan及Mola。

 

10事業2.jpg

T. S.Chu 的两个女儿

 

(三) Jardine’s Airways Department - 怡和航空部 (1954 -1959)    

1954年十月回港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做,当时正值韩战结束,百业箫条,找工作很不容易。首先当然由旧公司CAT 入手,但香港当时没有空缺而台湾我又不想去,跟着就向其他美加航空公司着手了。比如Pam Am,CPAL,NWA,但亦没有空缺,最后有一间英国洋行Jardine Matheson 的航空部请了我,它本身虽然不是一间航空公司,却是十多间航空公司的代理,其中多间还是名闻世界的,比如英航、澳航、法航、日航、印度航等。在接见时,经理坦白的告诉我虽然我是留学生,但英国不承认美国的学位,因此只是由普通职员开始,而薪水亦欠能同中学毕业生一样,每月是港币五百元。在1954那个年代,香港只有一间「香港大学」,培养的多是医生、律师、会计师及中级政务官,留学生不多,照说应该很吃香,奈何当时韩战刚结束,经济不景,加上英国人一向看起美国人,而遭到歧视也是意料中事,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虽觉委曲亦无奈的接受了。由于待遇不是很好,而怎么说我也是个留美学生,为了体面,家庭开支不免大些,我除了辛勤的工作以争取表现外,还尽量做夜班及加班的工作,以便多赚些钱来弥补家用。当时有一个名冯汝高的同事劝我不必那么卖力,工贵既不高,每年加薪也只是十多元,不必如此卖命及认真。可是我没有听他的,而是只管自己做我的,可能我做事认真兼不辞劳苦吧!两年后我就给提升做机Check-In-Counter 的主管,手下有三个文员两个杂工,直到1959年我离开为止。这期间我还给派到澳洲悉尼QUANTAS 总部学习。在八十年代当我做了老板后,这位冯先生还在渣甸对着那部打字机做他的文员直到退休。

 

在我回港申请工作时,除了航空公司,我亦申请其他机构如永安百货公司,民航局等,但没有成功,可幸被一间加拿大最大的人寿保险公司Manulife 接纳做营业员。在1954那个年代,在甚为保守的香港社羣中,要推销为死后的家人作一个有经济保障的安排是非常难的,只是提一个不吉利的「死」字,如果不是在关系密切的朋交或亲人,立刻就会给赶出大门,何来有机会去推销。考虑到我在香港欠缺关系网,就算给了我这个职位,我会做得非常辛苦,更难做出成绩,所以在第二次同经理Mr. Hancock 详谈后,为了我,亦为了公司,我没有接受这个职位。但仍心有不甘,以推销人寿保险为正职可能有困难,但做兼职总可尝试吧,加上当时我确实需要额外的收入来补贴家用。亦想证明事在人为,我就毅然参加了另一间名AIA的人寿保险公可做兼职推销员。同为有正职,余下的时间不多,加上关系不够,成绩当生不算很好,但起码带来当时及往后几年的额外收入。

 

(转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