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留美歲月

難忘的留美歲月 - 1


乘船抵達三藩市後,在我的好朋友亦曾是民航公司同事吳平家中住了幾天﹐他問我美國有四十八個州,(當時的 Hawaii 及 Alaska 是美國的屬地)為甚麼我偏偏選了一個既貧窮,又落後及最有種族歧視的喬治亞州。他怕我去了後會不適應,要我再加考慮。為此我也曾思考了幾天,但想到事已至此,一切都已作了安排,我還能做些甚麼呢?只好懷一個就算那地方是地獄,也得親自去看看這地獄到底是怎可怕的心情上了火車,直向目的地進發。在三日兩夜的行程中,心情一日比一日沉重,終於在第三天的中午抵達了這個從前是朝思暮想而近幾天卻變成是日夜恐懼的雅典城(ATHENS)。火車站周圍都是破舊的房屋,殘舊的汽車,赤腳的小黑人,幾隻瘦瘦的狗。心中卻實有些不安,但立刻就給「既來之則安之」的心緒替代了,反而令我更想看看這地方到底有多可怕。隨後就顧了部計程車向學校進發,過了幾個街口漸漸的看到了古樹參天的林蔭大道,樹後一間間富殖民地色彩兩層高的白色大屋,令人感到安靜舒適,心也就逐漸放寬了。再過幾條街終於到了學校的行政大樓﹐得到一位「海外學生指導」主任 Miss Dolores Artau 的熱情接待,很快辦完了各項手續,並安排同學送我去宿舍。這間學校創立於 1785 年,是第一間亦是最老的一間州立大學,以當時1952年箄它已有一百六十七年的史,學校甚具規模,有一萬多學生,面積很大分南北校舍,有很多座教學樓及宿舍大樓,教學樓有羅馬、希臘、歌德及近代式的建築,很有氣派而且美觀。

 

校舍外圍及較遠的地方又有些與學校或學生有關的會所,比如兄弟會、姊妹會及學術、社交等社團,有的高大宏偉,有的小巧精緻,都散佈在城市的每個角落,樹林密茂,遍地花草,可以說這是一個在公園中的學校。居民們都典雅有禮,有的男士們早上見面時還會輕舉帽子說聲「咳,好的」,那種古典兼農業社會打招呼的方式。也許是早些時聽到對喬治亞州及南方不好的評價的關係吧,到我真的來到了,剛好相反我對喬治亞州反而產生了好感。

 

在三年的求學日子裡,我受到禮遇的接待,交了不少好朋友,亦常到同學或朋友家渡週末或假日,住過豪華大宅,亦住過仍使用戶外茅廁的鄉村屋,感到一切都出乎預料的好,我亦開始愛上了那個地方及那裡的人。正如我後來常說的我在喬治亞大學渡過了我一生中最寶貴,最開心,亦是最難忘的三年。我敢大膽說一句我的三年可以等於其他很多留學生的八年甚至於十年,因為我徹徹底底的融入在他們的社會,甚至生活裡。這同後來我送小宇及小宙到那就讀不無關係吧。


我讀商學院的航空管理系由二年級開始。以五十年代的當時來說,這是很冷門的一科,冷門的意思是讀的人不多,及沒有幾間大學有這個學系,喬治亞大學有這個學系得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時為了補充戰爭中損失的飛行員,海軍飛行員訓練學校曾設在雅典城。隨戰的結束這間學校後來亦關閉了,留下的教學器材及一部份講師就由喬治亞大學吸收來開辦一個新的航空管理系,為當時新興的航空事業培訓人才,飛行員的訓練就由私人在機場設校承辦。


07 難忘的留美1.jpg

 

美國三大航空公司之一的 Delta AirLines 總部設在 Atlanta,而世界聞名的 Lockheed 飛機製造廠,除加州外亦在喬治亞州的 Marietta城設有分廠。兩大公司都為畢業生提供了不少就職機會。1953年我曾給學校提名取 Delta Airlines 獎學金﹐到最後兩名相持不下時,我敗在另一同學之手,因為他是美國人可為美國服務,而我是外國人,理論上是要離開美國的。


我插班大學二年級,所讀的是商學院的一般科目,比如英語、歷史、心理學、數學、電腦、經濟、會計、由三年級開始才讀本科,有氣象、導航、飛行理論、機械、直昇機、裝載平衡、訂位、緊急處理、公關、工人管理、勞資關係等。由於這就是我喜愛的科目,不單是讀得輕鬆,成績還很好。系主任是德裔美國人名 Nachtrab,很喜歡我,畢業後還為我寫了封高評價的推薦信。

 

在考畢業試前一個月學校特別加了一堂有關畢業後找尋工作的課。教授首先說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個大富豪做外父,那甚麼問題都解決了。這只不過是開場白,說笑而已。在選擇事業方面,他給了些建議:在各種行業以及工業中,有的是在走下坡,比如煤礦,有的是不上也不下的,比如鐵路,有的是向上的,比如電腦、精密儀器、航空等。所以我們要選擇去從事那些向上的才有前途,我很高興我選對了我一生從事的——交通、運輸。

 

瞭解到美國是一個很重視宗教及信仰的國家,尤其是在保守的南方,百分之八九十都有各種宗教信仰,到校不久後我就參加了天主教的 Newman Club﹐禮拜晚的聚會不只是能吃上一頓價廉、豐富而可口的晚餐,更給我機會認識很多同學,討論各種不同問題。除此之外我還參加一個以外國學生為主的Cosmopolitan Club﹐一個以歌唱表演為主的 Men's Glee Club,並被邀請參加一個只有商學院中的高材及傑出學生才能參加的全國性的兄弟會 (Fraternity)Delta Sigma Pi。這些活動對我當時在學的影響及幫助都很大,我將會一一道來。     


美國大學校園裡很流行全國性的兄弟會或姊妹會,大致上分兩類,一類是以社交為主,那都是有錢的公子哥兒及千金小姐們加入的,另一類以學術為重。差不多每間大學的每個學院都有,而我被邀參加的就是商學院的,準會員必需是該學院品學兼優的同學才會被應邀入會。會名都用兩個或三個希臘字代表,我們商學院全國性會名叫Delta Sigma Pi,總部設在俄亥俄州的 Oxford 市,我們學校的分會命名 Pi。以我一個東方學生入校未及一年就被邀請入會,的確感到榮幸及驕傲。

 

入會儀式一年一次,都選週末夜在商學院大樓內進行,由下午七時正,幾個準備入會的 Neophyte(新信徒)不許帶任何物件,在進入大樓後,就要被黑布縛眼睛,之後就身不由已的任人擺佈兼備受折磨了。

 

要站就站,要跪就跪,要罰就罰,問問題就要作答,那怕是很私人的,不答或答得不滿意的就得挨打。鞭子的呼呼聲,哀痛求饒聲,後來才知道是假的,是老會員自己弄來嚇我們的。中間有一段莊嚴的入會儀式,雖然沒有像中國黑社會斬雞頭、手滴血、燒香臘、叩響頭的那一套,可亦有那種氣氛及效果。儀式之後又被作弄到深夜才被問及是否肚餓,想要甚麼做宵夜,當你心中在盤算這下可好了,一切都將結束了。但你得到的只不過是打一個生雞蛋兼倒些糖漿(syrup)及Corn Flake 在你頭上而已,這時才知離結束尚早呢,還是再忍耐吧。一直折騰到夜半兩點左右才說送我們回去,那知車子走了很久而且越走越顛簸,半個鐘左右才停下,之後將我們剛入會的幾個帶入樹林聚在一起不停的唱歌,臨走前還吩咐要他們離開後才能解開綁眼布,並說會留了一部車給我們用,我們照辦如儀後,才知我們被棄在一個樹林內,車子沒有留下,不知身在何處,大家又沒有手錶,不知時間,加上森林中寒氣逼人,肚子又餓,真令人感到平時我們所過的日子是多可貴。經大家商量,憑遠方空中微弱的燈光估計,那就是Athens 了。我們才慢慢的向那個方向走出了森林,再走一段鄉村路才到公路,好不容易等到了一部小型貨車將我們載回到市區,那已是零晨三時了,回到宿舍洗了澡,再到唯一尚有食物供應的公共汽車站,隨便吃些東西,便回宿舍倒頭大睡。整個儀式,除了宣誓外其他都是對個人身心的折磨。目的是要挫一挫會員的銳氣,發揚不怕吃,不屈不饒,及團隊精神,一次很難得的經驗。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