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利的事業

順利的事業 – 1

 

一生中我的事業都很順利,從1948年我加入當時由美國陳納德將軍創立的民航空運公司到2003年退休為止,除了其中三年到美國留學,以及由美學成回港後的兩個月尋找工作期間,這五十五年中,我從未曾失過業。而且從1954年開始工作兩年後,就升做一個單位的主管,1960年做製衣廠的部門經理;而在1963年我三十七歲時,已是一問美國公司獨當一面的地區經理,在我四十五歲時就擁有了一間自己的公司。就算是在美國讀書期間,亦有在學校圖書館兼,而三個暑期都有工做。基本上說我一生都未曾失過業,說是幸運也好,勞碌命亦無不可。

 

() Civil Air Transport – 民航空運公司 (1949 - 1952)  

我的第一份工作,亦是引領及啟發我後來從事了一生的工作。1948年我正在廣州讀廣州大學,國共內戰打得很激烈,國民黨軍節節向長江以南及西南撤退,局勢動盪,同學無心向學,有的退學,有的他遷,有的就投入社會工作。剛好那時同我同住在長堤男青年會宿舍名叫吳平的朋友,在民航空運公司任職,經過他的介紹,我於四九年初也進了這間公司,任交通組職員,在白雲機場工作,上班到半年,放軍就已逼近廣州,公司遂決定撤退到香港,由於當時我正熱戀後來娶以為妻的任瀾,這就令我難以決定是離開還是留下。當然最好是能帶同她一起走,但遭她家人拒絕,理由是我們尚未給結婚。這樣猶豫了一兩天,放軍已到了市郊,公司亦作了最後一班機撤退的安排,我得再次決定是走還是留。經同她商量後,我還是先是走較好,等局勢稍定後再回廣州從長計議。匆忙中把帶不走的行李送到她家代為保管,只隨身帶些簡單的東西,召了一部出租汽車直奔機場,剛好趕上最後那班機到了香港。這份工直做到1952年留學美國為止。由於工作的需要我差不多飛遍了尚未解放的半個中國,國外方面北至韓國、日本,南下琉球、台灣、菲律賓、越南、泰國等都經常停留。在飛機上看到的是一片無盡的藍天,下是美麗的山川或碧綠的大海,令人心胸開朗,視野擴大,這對一個年青人的成長及思維不無幫助。更因為它優厚的待遇,讓我有機會在短短的兩年內,積儲些金錢,可讓我後來能安頓留港的妻兒赴美留學。

 

10事業1.jpg


 () Summer Job – 暑期工作    

到美國讀書期間的三個暑假我都有工做,1952年第一個暑假我到Atlanta找工作,在報上看到一個生產巧克力糖的工廠需要一個體力勞動工人,我就去見工,那老闆看到我就哈哈大笑說我那瘦,擔當不了那份工作,但並沒有立即打發我走,反而留下我同他聊天,可能是同情兼喜歡這個瘦小子吧,在我離開前還交給我一盒包裝好的巧克力糖,不是送給我而是要我帶去見他一位在州政府負責安排工作的高官,一個他久未見面的好朋友Mr, Mike Harris,經Mr. Harris的介紹,我在Georgia Bookstore做了三個月文員。1953年第二個暑假,我自己就直接去找Mr. Harris,問他可否給我一份薪水較高的工作,結果就安排在Miller Motor ExpressDispatcher。工作地點很近Georgia Tech.,為瞭解決住宿問題,我就在建築系選修兩科。 1954年則是在一個華僑朱定山開的百貨公司T.S.Chu Department Store 做售貨員,地點是Georgia 州的Savannah Beach。在那裡雖只是短短幾個月,我同他及他的家人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以致後來小宇亦能在那裡做暑期工。認識這位朱先生倒很富戲劇性。1953年我到Savannah參加完扶輪社的週年大會,準備回學校之時,忽然記起有朋友託我買龍蝦,在街上正想找人詢問何處可買到時,剛好踫上一個過子矮小,樣子像個廚子的東方人,我估計問他不會有錯。誰知他亦不知在何處購買,但很熱心的把我帶到就近的一間大百貨公司內的珠寶部,借電話代我查詢,當他在用電話時,珠寶部負責人問我可認識他,我說不認識,他說我幸運能認識一個中國百萬富翁,原來他在Savannah Beach 有一間百貨公司及不少地產。在我們分手前,他告訴我如需暑期工,可隨時找他,我問他的通信地址,他說你只要寫Savannah Beach T.S.Chu 即可。這大概是俗語所說「出門遇貴人」吧。後來我們竟成了莫逆之交,直到他夫婦去世。在2006年我們一家人重返Georgia旅行時還去Savannah Beach探訪他兩個女兒JoanMola

 

10事業2.jpg

      T. S.Chu 的兩個女兒

 

() Jardine’s Airways Department - 怡和航空部 (1954 -1959)    

1954年十月回港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做,當時正值韓戰結束,百業簫條,找工作很不容易。首先當然由舊公司CAT 入手,但香港當時沒有空缺而台灣我又不想去,跟著就向其他美加航空公司著手了。比如Pam AmCPALNWA,但亦沒有空缺,最後有一間英國洋行Jardine Matheson 的航空部請了我,它本身雖然不是一間航空公司,卻是十多間航空公司的代理,其中多間還是名聞世界的,比如英航、澳航、法航、日航、印度航等。在接見時,經理坦白的告訴我雖然我是留學生,但英國不承認美國的學位,因此只是由普通職員開始,而薪水亦欠能同中學畢業生一樣,每月是港幣五百元。在1954那個年代,香港只有一間「香港大學」,培養的多是醫生、律師、會計師及中級政務官,留學生不多,照說應該很吃香,奈何當時韓戰剛結束,經濟不景,加上英國人一向看起美國人,而遭到歧視也是意料中事,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雖覺委曲亦無奈的接受了。由於待遇不是很好,而怎麼說我也是個留美學生,為了體面,家庭開支不免大些,我除了辛勤的工作以爭取表現外,還盡量做夜班及加班的工作,以便多賺些錢來彌補家用。當時有一個名馮汝高的同事勸我不必那麽賣力,工貴既不高,每年加薪也只是十多元,不必如此賣命及認真。可是我沒有聽他的,而是只管自己做我的,可能我做事認真兼不辭勞苦吧!兩年後我就給提升做機Check-In-Counter 的主管,手下有三個文員兩個雜工,直到1959年我離開為止。這期間我還給派到澳洲悉尼QUANTAS 總部學習。在八十年代當我做了老闆後,這位馮先生還在渣甸對著那部打字機做他的文員直到退休。

 

在我回港申請工作時,除了航空公司,我亦申請其他機構如永安百貨公司,民航局等,但沒有成功,可幸被一間加拿大最大的人壽保險公司Manulife 接納做營業員。在1954那個年代,在甚為保守的香港社羣中,要推銷為死後的家人作一個有經濟保障的安排是非常難的,只是提一個不吉利的「死」字,如果不是在關係密切的朋交或親人,立刻就會給趕出大門,何來有機會去推銷。考慮到我在香港欠缺關係網,就算給了我這個職位,我會做得非常辛苦,更難做出成績,所以在第二次同經理Mr. Hancock 詳談後,為了我,亦為了公司,我沒有接受這個職位。但仍心有不甘,以推銷人壽保險為正職可能有困難,但做兼職總可嘗試吧,加上當時我確實需要額外的收入來補貼家用。亦想証明事在人為,我就毅然參加了另一間名AIA的人壽保險公可做兼職推銷員。同為有正職,餘下的時間不多,加上關係不夠,成績當生不算很好,但起碼帶來當時及往後幾年的額外收入。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