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育及第一份工作

大學教育及第一份工作 - 1


由於家中是經商的,自然希望我讀商科。但當時年青人的志向是如何將戰後的中國由廢墟中重建成一個強大及現代化的國家:一就是從政,一就是讀理工科。我對從政一向都沒有興趣,那只有選後者了。報考了幾間出名的大學,如交通、同濟、復旦、雷士德工學院及浙江大學,選的都是建築、機電、機械、造船等,但由於在貴州所讀的英文水準不夠,數理化又不是我的強項,而我竟不自量力的跟隨潮流去報考理工,結果當然都沒有考上。九月初學校都陸續的開學了,而我的讀書問題還沒有著落,心亦開始急,就在這不知何去何從之際,碰上香港華僑工商學院在滬招生,想到家中是做生意的,既然理工科都考不上,不如去讀商科去做生意吧,而且那亦是父親所希望的,報名去考而被錄取了。

 

十月初秋天氣開始轉,街上鋪蓋了金黃色法國梧桐樹的落葉,無論上海是多值得留戀,也該是我南下去香港上學的時候了。帶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了上海,乘飛機經廈門到了香港,一個英國屬下的殖民地,一個除了文字相同。其他如語言、風俗、習慣,穿著等都同國內有很大差異的陌生地方。但我很有自信憑我的應變能力及語言天才,肯定短時間內可以克服而且會適應的。學校的宿舍是在半山梅道德國領事館原址,二次大戰結束遭港府沒收後租給了學校。課室亦在半山山頂道一號,那是一座豐銀行中國陳姓買辦的大宅。他有五個老婆,大概經濟上遇上了困難,就將部份租了出來。雖然地方不大只夠四間課室,但由於大學不像中學生每天從早到晚都要上課,祇要安排得宜亦可應付。在課室附近的羅便臣道有一間由愛爾蘭耶穌會神父開辦的華仁書院,知道自己英文差,就想趁此機會去補習。但這是一間正規學校,收補習生,所幸神父們很理解亦很同情我的情況及那份上進心,再加上我是天主教徒,破例的收了我做一名英文課的旁聽生。

      

令很多同學失望的是華僑工商學院不像是一間正規學校,沒有體育場,沒有圖書室。教授上完課急急就走,討論或提問的機會都沒有。有些科目沒人教,有人教的又是不知所謂。怪不得在上海到了九月才招生,目的就是在吸收一批考不上名校的學生,不知我是幸還是不幸,不幸的是讀上了一問俗稱的「野雞大學」,幸的是後來得留港發展。同學們都逐漸離去,學校更不像學校。我在校認識的兩個好朋友:山東濰縣的李青山及上海的廖靖南稍後都去廣州就讀廣州大學,以此同時華僑工商學院亦作了最後的努力,將學校搬去新界沙田一個名「何東樓」較大的地方,希望能留住一些學生兼收多些新生。由於當時我在華仁補讀英文,所以既沒有去廣州,亦沒有去沙田,反而在山頂道一號原校址同另外幾個同學租了一個房間居住。

 

在華僑工商學院的一年,我仍是個活躍的學生,出版壁報並擔任繪畫方面的工作,設計版頭,畫插圖及諷刺性的漫畫。做主編的同學陳之凡不知是不是後來成名於文藝界的同一位作家那就有待查證了。壁報只出了兩期就停,一來是征搞困難,二來是同學都逐漸離去。繼續出就沒有甚麼意思了。      

 

在港時有三件事值得一提。(一)鄧家已在港開設「和中公司」,所以有機會見到若符大哥光四哥及廷琪三哥,廷琪還到山頂道我的居所看我,並同一些同學拍照留念。(二)到港後照地址找到了在貴陽曾教我唱歌的草田及楊莉君夫婦,後來李青山、廖靖南及我都找草田給我們補習英文。(三)我亦學會了跳交際舞而且跳得非常出色。當時我是學生哥一個,經濟資源有限,如何能用較小的代價獲取較大的成效就得歸功於我用對了策。舞蹈學校收費貴,舞蹈學院收費貴,高尚的舞廳更是想都不用去想,只好去一間供水兵、海員及普羅大消遣名為「夢鄉」(DreamLand)的小舞廳,既經濟又實惠。舞女們圍舞池而座,客人們想同那位舞女跳舞,走到她的面前給她一張舞票就可跳一隻音樂。舞票是一元三張。既然我的目的是學好跳舞並無其他企圖,不需去找年青貌美的舞小姐,反而是那些年紀較大的。一來是經驗豐富,舞肯定跳得好,二來是坐冷板凳的時間較多,祇要有人肯找她跳,她一定很開心亦會用心指導。我就是這樣以不多的消費取得最大的成效。沒有想到的是我精湛的舞藝對我後來追求我太太時起了很大及關鍵性的作用。


06大學教育及第一份工作.jpg

 

在廣州大學就讀的李廖兩位同學再三來信催促我前去就讀該校,我老大的不太願意,心中仍想等我在華仁修完英文後,再去考一間出名的大學,但那將是一年後的事了。到時英文固然有了進步,但其他科目亦可能因時間關係而生疏了。最後還是決定北上廣州就讀廣大。它雖然不及嶺南及中山等大學那麼出名,但還是一間給教育部認可的私立大學,僑生很多,校舍在市中心,師資從學歷及資歷看還不算差,有不少教授還是留學外國的碩士或博士。我住宿在和中公司海珠南路的宿舍,除了韓姓經理夫婦外還有廷琪三哥的同學兼好友亦在公司任職的梁大昌夫婦,有一個女工人煮飯兼洗熨。香港的和中公司由廷琪三哥及廷瑜三哥共同負責,廷琪三哥帶同三嫂及承綏承群姪兒,廷瑜三哥帶同他的德藉太太馬愛娜及承禮承可姪兒同住在一起,位址在德輔道中康年銀行三樓全層,一半是辦公室,另一半是宿舍,我有時趁週末亦到香港探望兩位兄嫂及子姪們,有時還同他們一起到淺水灣游水。


在廣大我插班讀一年級下學期選國際貿易。又一次顯示了我活躍的性格,很快就組織了一個名為「青火」的合唱團,除管理外還負責選歌及擔任指揮,這個合唱團曾先後在學校及基督教青年會的晚會中演出。

 

當時共產黨已席捲了大半個中國,只有華南及西南仍在國民黨控制中。但人心徨徨,金融動盪,大家都盡量保留外幣及黃金,只是在估計到每次要花多少國幣時,才將手中的美金或港幣到當時滿街都有的找換檔口換成國幣「金元」。那怕是一元港幣都可找換。因為每天,後來變成每小時國幣幣值都在下跌,面值五萬十萬的一張「金元券」滿街都是,令人難以至信。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