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利的事业

顺利的事业 – 4

 

而我们亦未曾令他们失望,因为往后几年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好,利润亦一年比一年多。开张才三个月,经日本代理的介绍,我们同一间世界闻名的Newsweek(新闻周刊)签了约,成为他们的亚洲运输代理,这本物在香港印好后就后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运送到东至关岛,西至印度,北到韩日,南至印度尼西亚及婆罗洲。这张合同对我们公司起了很大作用。(一)增加公司名声,(二)没有淡旺季之分,每年五十二个星期都有货寄。(三)因为地区很散,大小航空公司都能用到。(四)准时收钱不必担心会有烂账。这个生意一做就做了三十四年,直到2002年他们将出版地改到新加坡后才终止,可说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客户。由于生意大量增加,在第三年租约期满后,公司就搬到一个有一万平方呎的地方。用两仟尺做写字楼,其余八仟尺做货仓。中国人所说的一阔三大,开支增加了很多,相应生意亦要大量增加。公司除招聘人手外,更请了四个中学毕业生做Trainee,期望半年后可加入服务。

 

为了配合我们的搬迁及扩展,总公司亦将他们在美国运送成衣制品很成功的「挂衫货柜」(Hanger Air)项目引来香港。这不单是香港的创举,亦是远东地区的首次。为此还特别运送些器材及派专人来港指导。我们为此而开了一个盛大的酒会,除总公司Montgomery夫妇外,负责此项目的V.P. Bob Eulie亦专程来港指导,本地一些大客户及美国领事馆的一位领事亦特来参加。除了几年前用女姓营业员及流动写字楼外,这次又是全港第一创新。为了增加工作效率及快速兼准确处理档,我们亦同一家美国有名的计算机公司Burroughs签了合同,将公司的运输部及会计部计算机化。由于我们是全港第一间计算机化的空运公司,Burroughs为此还特别颁发一个纪念牌。更为了一劳永逸,不必为每三年要签一次租约及面对加租金的烦脑,我同我的拍档,营业董事朱礼钦合份买了在土瓜湾旭日街十九号地下约八仟尺地方作为公司的永久用途。之前我们亦一同购买过九龙塘的独立屋及北帝街的铺位,后者曾在某一阶段用作货仓,后来有好价亦都前后出售了。

 

开业几年,每年利润都超标完成,只有一年不太理想,我自动向总公司提议下年度我们四个主要负责人,我、业务董事、会计主任、Operation经理不加薪一年,以示我们的责任感及对业绩的承担。跟着几年利润又增加,后来当我买WTC时,为了感谢其他三人支持我当时采取的措施,成功的向WTC讨回了那一年及相继几年未加的薪水。我一直在想是否我太忠直或是太愚蠢,竟会做出这种鲜为人做的事。

 

1975年初春Montgomery在他例行访港时告知我总公司已经改组,新董事会将会全力发展美国本土生意而放弃国外的市场,他们所指的国外就只是香港这一地方。如我有意,他们可将公司照原价卖给我。照我的理解那就是指开张时的注册资本美金十万元,我当即欣然答应,因为这公司毕竟是我所创,亦是我花了很多心血,将它发展到当时名列全港五大之一的,除了我,还有甚么人比我更适合去买它呢?怀着兴奋莫名的心情回到家中,忍不住叫醒了友杰告知此事,我们反复的讨论及商量,想想只需付原价就可得到这间公司,我们是多幸运,我们应该如何酬谢Montgomery呢?买一粒三卡钻石送给他的太太亦不为过吧等等,令到整晚不能入睡。第二天我告诉Montgomery 因为很快我就会到美国参加小宇的大学毕业礼,到时在罗省才详谈细则。他走后没有多久,我带了小宙一起去美国参加小宇毕业礼,并趁机安排小宙在那边就读大学。抵达罗省的第二天因为要谈买公司事,便安排小宙一人参加当地的旅行团,参观荷里荷环球片场等地方。当我到了总公司后才发觉Montgomery 已经退位,接任的名叫Harry Baker,买价并不是开公司时的原价,而是照当时WTC香港的市值价。这样一来价钱就差得很大了。既然当初同我谈判的人现已不在其位,也就没有商榷的余地,只能回答买还是不买。我当然决定买,一来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二来我既能将它做成今日的规模,很有信心可以做得更好,我唯一的要求是给我三年的付款期,这个要求在一般买卖公司来说是正常及合理的,所以他们也就答应了。

 

在美国的十多天里,我不断思索如何才能做到让我三年后拥有WTC香港。心目中定下了三个目标:(一)隐定军心,(二)提高士气,(三)增加生意额。到乔治亚大学参加完小宇的毕业礼并安顿了小宙亦在Georgia读书后,我就飞罗省正式签约完成了这宗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急不及待的怀既兴奋又惶恐的心情飞回香港。回港后向全体职员宣布了两件事:第一是在公司每年的盈利中拿出20%当花红派给全到公司职员不论职位高低,第二是公司将会开始养老金计划,比如职员每月供五元,公司相对的会供拾元,这是一个对职员非常有利的计划。(香港到了九十年代末才开始推行同类性质的「强制性公积金」计划)。消息公布后,上下精神为之一振,强烈的增加了对公司的归属感。跟着我就同公司营业董事朱乃礼钦签了一张服务合约,无条件的送他20%股份,条件是三年内不能离开公司。虽然在采取这些措施后,我今后会赚少很多,但有了这支坚强的队伍,我就不用担心三年后不能拥有这间公司了。一直以来我有一个做生意的原则,那就是不同人合伙,因为过很多合伙公司大都是以拆伙收场,朋友变仇人,亲戚变冤家,所以当我没有钱自己做老板时,我情愿为一间大公司打工,因为我不需要为薪水、房租,付款等担心,但如我有钱就自己做老板。这次我却破例找朱礼钦做股东,一方面是为势所逼,我必须却保要有稳定的生意,加上朱礼钦同我在过往几年相处得非常融洽,合作得很愉快,找他做拍档既适当亦合理。但最重要的还是这些股份是我分文不取送给他的,他不会承异心吧。在1984年我移民加拿大时,我知道需要他的地方会更多,所以又多送了10%股份给他,他一共拥有30%的股权而并未付出一个仙。后来在1997年他移民加拿大时,他就照当时公司的市值将股份卖回给我。

 

10事業7.jpg

 

由于我的策运用得宜,三年后我不仅拥有了自己的公司,而且生意愈做愈大,除了空运更增加海运,美加亦大力发展,在美国有六个写字楼,加拿大亦有三个,新加坡同曼谷亦与当地人合伙开分公司。亦曾扩展到上海。大儿小宇及二子小宙从八十年代开始先后加入了公司,对公司业务的扩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前者负责香港总公司运作,后者负责美加的业务。

 

(转下页)